[繁體中文]

行业新闻:文化传媒行业“黄金十年”属于娱乐信息业
(发布日期:2012-2-16)


     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。受政策利好影响,自10月份以来,传媒板块已累积涨幅达25%。国家近年来陆续出台了诸多产业扶持政策,短期内相关行业都有不错表现,但上涨幅度皆无法与此轮传媒行业相比。
    
     独具意识形态属性,更高的政策敏感度。相比于其他实体行业享受渐进改革、对外开放带来的活力释放,独具意识形态属性的文化传媒行业,一直处于政策抑制状态。国家对增强软实力、建设文化强国政策的确定,及市场对后续配套支持措施的预期,是此番文化传媒板块大幅上涨的根本原因。
    
     无实质突破的利好政策,“重大而紧迫的政治任务”。执政党首次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任务,但维护国家文化安全仍居于首位,“重大而紧迫的政治任务”、“牢牢把握意识形态工作主导权”、“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”等字眼无不彰显“稳定压倒一切”的执政思路。
    
     与积极政策匹配的“限娱令”。从发挥喉舌功能的角度来看,国家对中央级电视台的掌控力,明显强于颇具市场化倾向的地方卫视,“限娱令”抑制地方卫视意图明显。广电总局近期对电视娱乐节目的诸多管制,符合中央“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,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”的根本要求。
    
       国家积极扶持与文化繁荣无关。文化产品独具精神属性,具备很强的自发性,生产门槛低。决定文化产业兴盛的关键因素在于文化市场创造的自由,而并非政府的强力扶持。在自由创作方面缺乏实质突破的文化政策下,此轮传媒行业上涨缺乏有效支撑,虚高的估值短期内即有回落要求。
    
       萎靡大盘寻找炒作热点,也是造成传媒板块对利好政策过度反应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    
       我们继续长期看好电影、动漫、广告营销子行业,未来文化传媒行业的黄金十年属于娱乐信息产业。归类为娱乐信息产业的电影、动漫、营销行业,较少承担“稳定压倒一切”,“社会效益放在首位”的政治任务,较少政策约束的行业将最先实现市场化,最早释放文化创造活力,进而真正承担起提高国家软实力的重任。
    
       10月15-18日,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。受政策利好影响,自10月份以来,传媒板块已累积涨幅达25%。国家近年来陆续出台了诸多产业扶持政策,短期内相关行业都有不错表现,但上涨幅度皆无法与此轮传媒行业相比。
    
       1 独具意识形态属性,更高的政策敏感度
    
       作为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,执政党出于“稳定压倒一切”意识形态考虑严格控制文化信息的制造与传播,这是中国传媒产业独有的重大甚至唯一的影响因素。长期以来,相比于其他实体行业享受渐进改革、对外开放带来的活力释放,独具意识形态属性的文化传媒行业,尤其是以出版、广电网络(600831)为代表的严肃信息产业,一直处于政策抑制状态,缺乏实质改革举措。以上与其他行业最大的差异,使得传媒行业对政策具有更强的依赖和敏感度,对利好政策有更强烈的反应。国家对增强软实力、建设文化强国政策的确定,及市场对后续配套支持措施的预期,是此番文化传媒板块大幅上涨的根本原因。
    
       2 无实质突破的利好政策
    
       2.1 积极的干预政策
    
       十七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《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、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。会议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的高度,部署了深化文化体制改革、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。强调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,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。提出了新形势下推进文化改革的指导思想、重要方针、目标任务、政策举措。《决定》要求各级党委从战略和全局出发,牢牢把握意识形态工作主导权、掌握文化改革发展领导权,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、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而奋斗。
    
       我们罗列全会公报关键词频次如下:文化114,发展62,社会主义38,改革25,人民22,经济14,文明9,创新8,政治7,小康6,和谐5,道德4,党的建设3,稳定3,解放思想2,民生2,舆论2,传播2,网络2,新闻1。
    
       从会议公报中可以发现,尽管首次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任务,但维护国家文化安全仍居于首位,“重大而紧迫的政治任务”、“牢牢把握意识形态工作主导权”、“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”等字眼无不彰显“稳定压倒一切”的执政思路。
    
       2.2 与政策匹配的“限娱令”
    
       9月中旬以来,广电总局接连下发两则通知: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广告播出管理的通知》,强调规范影视剧和新闻节目中间插播广告行为,对广告内容、播放方式等都进行了具体规定;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》即“限娱令”,要求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控制娱乐节目数量及播出时间,加大新闻类节目播出比例,广电总局还将对类型相近的节目进行结构调控,改变单纯以收视率为节目优劣的衡量标准,防止出现过度娱乐化和低俗倾向。
    
       广电总局近期对电视娱乐节目的诸多管制,符合中央“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,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”的根本要求。我们认为,电视作为国家最重要的宣传渠道之一、最贴近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信息来源,与其重要性相匹配的必然是强于文化传媒行业平均水平的监管力度。从发挥喉舌功能的角度来看,国家对中央级电视台的掌控力,明显强于颇具市场化倾向的地方卫视。国家通过对电视内容播放的控制,限制住地方电视台进一步的商业化倾向,进而对上游内容制造环节进行调控。电视行业的非市场化因素,将长期对行业市场化进程产生重大影响,同时对其他严肃信息子行业具有示范作用。
    
       2.3 国家积极扶持与文化繁荣无关
    
       与一般实体产品不同,文化产品独具精神属性,具备很强的自发性,生产门槛低。决定文化产业兴盛的关键因素在于文化市场创造的自由,而并非政府的强力扶持。改革开放三十年来,相比其他部门产业的蓬勃发展,我国文化产业的平庸表现,很大程度上归咎于政府对文化创作自由度的抑制。
    
       我们认为,此次会议传达出来的信号,仍是在加强文化制作、传播主导权的前提下配套以积极扶持政策。在这种缺乏实质突破的文化政策下,此轮传媒行业上涨缺乏有效支撑,虚高的估值短期内即有回落要求。
    
       3 萎靡大盘寻找炒作热点
    
       此外,近期整体表现不佳的大盘,缺乏其他炒作机会,也是造成传媒板块对利好政策过度反应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    
       4 长期看好电影、动漫、营销
    
       根据信息内容的思辨性、舆论喉舌关联度差异,我们将广电网络、新闻出版、电视内容归类为严肃信息产业,电影、动漫、广告营销等归类为娱乐信息产业。前者承担着“稳定压倒一切”,“社会效益放在首位”的政治任务,享受国家优先扶持政策的同时,亦必须接受更多的干预束缚;而后者在一定程度上超脱于大众现实生活,人性享乐主义倾向使娱乐信息产业具备很强的政治安全性,也就意味着更加宽松放任的政策约束。电影作为综合感官艺术,可长期享受在版权经济垄断利润,娱乐倾向决定其将享受难得的管制宽松优势,而在注意力经济模式上的创新探索将形成额外增长点;动漫产业已进入良性上升通道,其特有的虚拟与实体衍生品结合的拓展力值得关注;营销服务是注意力经济的典型代表,随着中国经济转型与消费升级,对受众稀缺的注意力资源的争夺将更加激烈,营销服务重视度将长期保持高位上升态势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们认为,娱乐信息产业将最先实现市场化,最早释放文化创造活力,进而真正承担起提高国家软实力的重任,未来文化传媒行业的黄金十年属于娱乐信息产业。
    
来源:金融界
[打印文章]  [关闭窗口]
客户服务
 在线洽谈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